衬胶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胶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进良丁守谦希望TDLTE成为4G的统一标准

发布时间:2021-01-22 12:02:28 阅读: 来源:衬胶设备厂家

10月13日下午消息,2010通信展今日进入第三天,下午做客的是电子七所的教授李进良和南开大学信息学院教授丁守谦。

以下为访谈实录:

:各位网友大家好!2010年北京通信展已经开幕了,今天是通信展的第三天,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嘉宾作客,一位是电子七所的李进良老师,另外一位是南开大学的丁守谦教授,他们两位其实是TD的老人,而且是TD“三剑客”的其中两位,所以,今天我们请到两位也是特别得高兴,我想请问两位老师对TD发展的一些看法。

李进良:我们是第六次做客,这次展览会我总的一个感觉,和往年有个大的不同,就是中国企业上来了,我们看到很多中国企业有竞争,特别是华为、中兴,应该说在通信信息领域已经走在世界前沿。我们过去是跟随着,现在开始跨入到领军前列,这个情况特别表现在信息中心领域的4G方面TD-LTE Advanced的进展。

关于TD,从去年元月份颁发三张3G牌照,将近两年时间,在网络建设、客户发展、业务开拓方面三大运营商都有了很大的进展,在同一个国家同时颁发三种不同体系,可能是世界独一无二的,但也会导致老百姓使用的麻烦,我看到一些报道,买的3G手机有很多水货,他搞不清楚,以为能用,实际是不能用的。

我一个朋友有CDMA手机,另外一个朋友有单频手机,我有TD手机,我们三个人要想通过可视电话来互相了解近况是做不到的。这三个运营商里,我感觉联通在这里边进展是最快的,遗憾的是TD已经落后了。表现在两个方面,联通本来动作就慢,2009年颁发牌照之后明确他可以搞WCDMA才动手的。中国电信是在2008年电信重组的时候,收购了中国联通的CDMA已经开始着手3G的升级改造工作。中国移动在2008年建立十个城市的试验网,应该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都比中国联通早一年,根据现在的报道,中国联通单频网已经有15万左右的基站,而中国移动只有11万多的基站,早一年却比中国联通少,到今年年底中国移动可以达到22万基站,但年底之前联通还会增长。

从用户来看,中国联通计算3G用户的口径非常严格,他必须买单频手机,而且要买中国联通的套餐才能算数的,中国联通仅仅某一个业务用,并没有把它列到3G的用户数。所以,从目前官方披露的数据来看中国移动略微领先,但如果实际去考察的话,中国移动用户数里几乎有一半是无线固话,另外还要加上数据卡等,实际用户数要比报道的数减一半。如果把联通口径和中国移动口径统计又增加一倍,所以,我觉得三个运营商中,中国联通用户数实际是领先的。

从业务上来看,就我了解的一些朋友,对中国联通WCDMA上网速度是比较满意的,我们俩经常使用TD手机进行3G业务,比如可视电话,经常有些地方是不行的。我们经常想有一个机会宣传中国TD,比如我们到上海去,和一些老朋友见面,就和另外一个成都朋友,他也有TD手机,我们想通过可视电话,让上海的老朋友看到成都的朋友,很遗憾通不了,只能变成普通语音电话。在青岛那次,倒是通过TD看到了相别十多年的朋友,这是一种远程的聚会,很高兴。说明3G业务在人们的交往里可以成为很好的工具,很遗憾没有做到这一点,就是由于中国移动的网络还没有应有的广度和深度。

再看数据,以广州为例,GSM网是全世界最好的网,在广州有6000个基站,但TD不到3000个基站,TD的频率比GSM高一倍,按道理基站数覆盖应该比GSM多才行,但它达不到应有的规模。所以,网络的覆盖、网络所建基站数太少。

为什么这样呢?我觉得和中移动建网的策略有关系,据了解,中国移动在2008年在GSM投资是1000亿,当年TD是150亿,是TD的五倍,2010年GSM投资900亿,而TD只有450亿,就是GSM比TD又高一倍。从全世界来讲没有一个运营商是这样做的,比如日本的DoCoMo从2000年开始建WCDMA,刚开始WCDMA比GSM的投资要少,逐年增加,到2007年,他2G的投资就已经停下来了,全部都是3G的投资。

我们国家中国移动建网,这样就带来一个问题,2G用户数在中国移动是最多的,5亿多,要满足2G用户的话音和短信需求,当然它的网应该是好的,但它现在已经达到60万个基站,中国移动通过这两年的加强也只有30万的基站,美国也不过有30万的基站,中国移动比美国高一倍,比联通也高一倍,这种情况下,再大力发展GSM基站是不合适的。比如说他今年准备建10万个基站,就变成70万个基站了,如果把900亿都投在TD上来,首先把北京、上海、广州,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和北京是首都这三个网络建设基本达到GSM的水平,用户的感觉就会不一样了,现在用户的感觉是不想去买,就变成恶性循环。这是一个问题。

新浪科技:丁老师,您对TD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丁守谦:刚才李教授谈的内容,因为我们两个人经常讨论,每天都通电话。观念是大致趋同的,刚才一些数据他已经讲好了,也说的很清楚,为什么TD网好像还不是太好,比不上联通呢?基站比他少这么多,怎么可能比它更好呢?这是我们两个人感到不足的地方,虽然中移动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在OPhone上也投入了很大力量,与iPhone的竞争,TD-LTE上也做了非常好的工作,但作为最基础的应该把3G弄好。

关于对整个会场的情况,我觉得非常好,看出中国的希望。有些地方是敢为人先的,比如我参观上海展讯展台,他的芯片要做到40纳米,这是国际最高水平的,所以,这方面我觉得值得大书特书一下。

宇龙酷派为了搞一个手机要和iPhone挑战,我觉得做得不错,外表上看不出与人家有多大的差别在什么地方,这是很不错的,外观触摸屏也做得差不多。有一点,我对宇龙酷派感到有一点不足的地方,因为去年年底我和李教授呐喊着,希望3D+3G,或者3D+4G,在3D新纪元的时候,能够用3D+3G的手机能够真正地超越iPhone,比如iPhone应用商店就有25万个品种,我们还有7万左右,差很多距离。现在大部分我们还是跟随他的,他做什么我们做什么,唯独没有真正的创新。当时确实也做出来了,手机可以拍3D,这是国外最早做出来的,其实也就是花了一个月时间,那是年底抢出来的,后来我们多次希望拍出动态的录像来,其实没有原则性的困难,结果就停住了。当时在上海世博会,TD产业联盟也希望拿出这个展品,说我们这个东西超越了iPhone,结果没有拿出来,这是感到有点遗撼。

李老师,您希望未来3G网络应该怎么发展?

李进良:我们认为,从昨天走到今天,今天走到明天,明天走到后天,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我们为了明天,要把今天过好,现在中国处理2G和3G关系上我们认为有点颠倒。现在TD的基站投资要比2G少,具体GSM一个基站是1.2万元,而TD的基站投资是1.06万元,但一个TD的基站能力要比GSM高4倍,这样来算的话,投资一个TD可以顶抵5个GSM基站。所以,我们也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还需要投到GSM上面去,而且投900亿,TD只有450亿,建网方针不改变的话就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搞TD的产业链,因为它不知道干完今年之后后面还有没有,没有长远的打算。

我们知道在2008年刚开始TD试用的时候曾经出现凯明倒闭的事情,我们当时很担心由于凯明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现在据我了解,搞TD产业链的企业(不是所有企业)日子是很难过的,这个产业不能够赚钱,不能够赚钱他就没有钱去发展后面的东西。所以,我们说TD开辟了一个新航线。因为移动现在有两大类,一是FDD频分双模的,二是时分双模的,时分双模有它的优越性,但从中国提出TD之后,现在沿着这条航线搞LTE这两年进展很快,追上了FDD-LTE,但可以看到FDD-LTE的前景、成熟度、专利等等还是比TD要强,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未来的前景,我和丁教授有一个提法,希望国家能够把TD-LTE Advanced,因为成了世界标准已经没有太大问题了,但要明确未来我们应该用这个来一统华夏,说的更具体一点,我们三个运营商搞三种不同的制式,在未来的4G,应该三个运营商都搞TD-LTE Advanced。

为了做这个,必须在三个方面做工作。第一,TD比FDD还是有一些差距,我们认为最大的差距在资源上。中国批给FDD的频率资源和批给TD的频率资源一是70%,一个是30%,就像房地产一个有70亩地,一个只有30亩地。如果TD的资源少,将来的发展,即使你技术先进,这也会是很大的障碍。我们已经建议把700M频段和450—470频段尽快分给TD,有更多的频率资源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2G和3G的问题,如果正确处理就可以使3G产业链能够健康发展,如果3G产业链都不做,那么将来4G靠谁呢?为了未来,必须今天把3G产业链都能赚钱,都能活得很好,都有钱和精力发展未来的4G,这一点就希望国家必须尽快地明确未来的方针政策。

丁守谦:关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是更为重要的问题。在发三个牌照之前,我就发表了一个文章,用现代科学方法来确定3G的走向,它的利润怎么样,我通过系统论、协同论等现代科学方法分析,我认为领导只要做好一件事就行了,明确中国就用TD,其它一系列问题都由迎刃而解,用不了你做太多工作,结果很遗憾,3个牌照都发了,重复建设是很明显的事情,搞的通不了信。昨天晚上还发生这个事情,我的两个博士生想通过可视电话就没有办法,这一点非常重要,在世界上我们两个有这样的口号就是要一统华夏。

未来4G提法基本尘埃落定,不像当年3G那么玄乎,这我们只是作为技术储备,需要的时候,我们马上有这个力量大力开展,我们有这个财力,而不是现在把建设重点放在4G上,3G都没有基础,4G是虚的,空中楼阁,一倒下来非常得危险,这一点特别特别重要。

关于2G投资的问题,当年我就发表了一篇比较尖锐的文章,网上有一篇老教授为TD鸣不平,当时这篇文章在网上流行得非常广,因为当时2G的投资量为3G的6倍之多,所以我非常想不通为什么这样。现在又遇到一个新的情况,当我们渡过第三次危机的时候,发三个牌照,由中国移动来做这个事儿,他很有财力,还有十五项政策的支持,虽然当时没有达到我们最终的理想,但还是松了一口气。当然,李教授说的标题是《与龙共舞》,我就加了一句,“如果没有弄好的话就会引狼入室”。现在来看,如果没有弄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要有忧患意识,一定要把这个投资方向扭转过来。

鉴于时间的关系,今天两位老师分享就到此结束,以后希望网友多多支持TD,多多支持我们这个自有标准。

丁守谦:再见!

仙魔劫破解版

亚瑟神剑BT版

人气动漫大乱斗手游